王曉波(1943年1月16日-),生於江西省鉛山縣,曾任教台灣大學哲學系、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系。主要研究中國哲學。海峽評論出版社創辦人,他對兩岸關係的看法和評論多次發表於台灣的《聯合報》和《中國時報》,也擔任台灣《海峽評論》總編、香港《亞洲週刊》特約評論員、香港鳳凰衛視評論員、中國統一聯盟副主席等職務。

其父王建文,為中華民國憲兵中校營長,1949年,王曉波與其二妹,隨其父來到台灣,居住在台中。其母章麗曼留在上海,進入新華社工作,之後加入中國共產黨,成為台灣工作委員會成員。

1950年,章麗曼經香港,來到台灣,暗中進行情報工作。1953年,蔡孝乾叛變,中共地下情報人員名冊被破獲。王曉波父母遭憲兵逮捕,其母遭槍決。其父以知匪不報罪名,被判刑七年。

《維基百科: 王曉波 》

王曉波:「九合一選舉大敗就是國民黨失去了凝聚力,很多藍軍都不投票了,如果課綱實施下去,藍軍是會支持。國民黨現在存在一個很大問題在於,它沒有國家目標,自己一直很含糊很迷茫,需要有更強的論述來說服群眾,課綱修改正是想起到這樣的作用。」

《觀察者網: 王曉波專訪

王曉波:「我國的首都是在南京。」

《2015年民視政論節目發言》

===

試想,你在六歲以前,媽媽是你唯一可以依賴的人,七歲的時候她突然離你而去,你覺得頓失依靠,但在八歲的時候媽媽又輾轉回到身邊,覺得好開心。好景不常,十歲剛要懂事的時候,媽媽卻被爸爸原先效忠的國民黨和國家殺死了,爸爸也因為媽媽的「共產匪諜之惡」而離開自己長達七年的時間,你小小的腦袋瓜該如何去理解這種荒謬事情?媽媽因為爸爸的關係而死,爸爸因為媽媽的關係成為千夫所指的階下囚。反反覆覆的自卑、含恨、不解、逃避、釋懷、孤獨、暴怒,你不斷地想找出一個可以讓你靠岸的港灣,而眼前就只有未知的汪洋,以及同儕的指指點點。哲學於是成了唯一的朋友,幫助你從不斷的、介於有一點意義和沒什麼意義的思辨之間,試圖找尋一種真理,找到自己生存的價值。

但是,對於母親的死,你總是帶著一種悲壯而愧疚的心,身為男人的你卻無法保護母親。你總希望能有個著力點,讓自己能用不同的方式和天國的媽媽溝通。在那個年代,反共抗日都是國家允許的情緒出口,你不能針砭時弊,但是能盡情地分析,整理史料去闡釋、去抒發你的情感、去展現你的才智,甚至台大的學術舞台也為你而開,進而讓你獲得溫飽,於是抗日論文,成為了你的專業,邁向民主化的過程中,你也試圖讓國民黨過去之惡呈現於世人面前。但這些學術上的成就,仍舊澆不熄對於你所魂牽夢縈的母親,這樣的共產黨烈士,那樣強烈敬重而感恩的情緒,希望有朝一日,兩岸能統一,讓父母有一天能在天國相會時,摸摸你的頭,告訴你:謝謝你曉波、你很棒、幫兩地的仇恨都能因著你的努力和化為和諧,讓所有的恨與痛苦遠去,讓你有一天終於能在夢中和母親相依偎,得到生命中最單純的幸福,甚至能於自己的出生地安享晚年。

仔細想一想,王曉波在這樣的過程中究竟做錯了甚麼? 你如何能忍心指責從小受盡冤屈,憑著自己的實力,而成為獨當一面的學者,進而領導教育的走向,似乎一切都當之無愧。

BUT

身為一個旁觀者,我卻也看到了一個因為在人格養成階段受到迫害,在扭曲思想下長大成人的激進分子,乃至於不斷幻想著中華民國的國祚仍然大陸這塊土地上延續。但,現實是殘酷的:

11781855_748730025248776_4899048511551767024_n

因此我主張,請反課綱微調的學生好好地、心平氣和地與王曉波先生好好聊一聊他的過去、台灣的過去,以及你們要共同前往的未來。或許,王先生能因此而解開束縛纏繞在心頭上最深沉的痛,睜開眼睛並相信中華民國在大陸這塊土地上已經亡國,或許,你們會發現時間能讓問題逐一浮出而能有所轉機。對,也許不能,但會不會你心中不斷排斥的那種可能性,正是你開啟前方那一扇門的鑰匙呢?

創作者介紹

Chuan's Palace

chuanstud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